本站支持在线播放 无需下载播放器  请切记本站永久网址:【】 请点击收藏。
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我的地味隐乳女友
我的地味隐乳女友

我的地味隐乳女友

2014年9月。那年,我大学二年级,我有幸回到高中母校演讲。

  我的外貌非常普通,架着一副500度的近视眼镜,身型体态正常,既不惹人讨厌,但亦没有特别吸引女生的条件。我唯一擅长的是学业方面,特别是数学和物理。我是高中母校第一个6优状元,只是当届全港也出了好几个7优状元,所以我没有机会登上报纸头版。不过我的成绩倒是货真价实,母校的老师希望我分享我的学习经历,鼓励一下该届的应考生。

  开学典礼完毕,我和老师们用过午膳,正打算离开校园,一个戴着近视镜,矮矮的女生叫住我。

  「师兄,你可以帮我补习功课嘛?」女生腼腆地问。

  就是这个非常突兀的请求,让我认识了我人生第一个女友 - 容木晓。

  最初认识容木晓时,她是一个完全不会打扮的女生。每次替她补习,除了校服以外,她只会穿松身的上衣,牛仔裤,或者是及膝裙。远看的话,容木晓可以说是五短身材,长相毫无特色的女生。

  有一次,容木晓说改去她家里补习,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穿着短袖T恤和居家短裤。虽然看上去整体感觉还是有点肉肉的,但她的手脚比我印象来得幼细。

  说到底也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我一边为容木晓讲解考试重点,一边偷瞄着她T恤下隐约透出的胸脯。有好几次她不经意地把一对乳房搁在桌上,整个圆圆鼓鼓的,我才发现她的胸部特别大。那时,我明白到是她松身的穿搭令她显得略胖。

  自那天起,我开始从男女的角度去欣赏容木晓。她虽然只有155公分,但上下身的比例均称。如果仔细看的话,她有一双圆圆的眼睛,笑起来弯弯的。眼镜架下的鼻子尖尖,嘴唇大小形状刚好,脸上的皮肤紧致嫩滑。要不是她的长发和眼镜经常挡住她的脸,旁人没准更早发现她也是一个美人胚子。

  时间过得飞快,转眼间容木晓也考完DSE,我试探地问她要不要跟我约会看看,没想到她爽快地答应。几次约会后,她让我牵起她的小手,我们成了情侣。

  当年,我是情窦初开的小伙子,蒙蒙懂懂地亲了面颊,亲了嘴,互相拥抱过,但迟迟不敢迈出更大一步。直到我的暑假也开始了,在某个炎热的日子,我和容木晓终于跨过那条无形的界线。

  「阿义,我爸我妈我哥呢…今天回去乡下看四姨婆,要明天很晚才回来。嗯…这个你…要不要…过来陪我……?」隔着电话,我也能听出女友那份含羞答答。我怀着一份莫名的喜悦,兴奋和期盼马上答应了。

  我偷偷地从我大哥抽屉的暗格取出一盒安全套,从里面拿了两个放在银包里。然后,我打开我的笔记本,点开一个载满A片的情色网站,找出上原亚衣的片段,复习如何爱抚女性,为脱离二十年处男人生作出最后准备。

  还记得那个炎热的下午,我走在大街上,脑里忍不住幻想着种种可能发生的情况。一个二十岁的年轻小伙子,和一个正要高中毕业的小女生,将会独处一整个晚上。女友的胸围是甚么款式的呢?她的内裤是甚么颜色?她那对看上去特别大的乳房到底有多大呢?是不是和上原亚衣一样也是粉红色奶头呢?如果她最后不给我…那个…,那…用手帮我也不错嘛?

  一路上胡思乱想,不经不觉间已来到容木晓家门前。

  之后,我们像小夫妻一样,到附近街市买菜,试着做一顿属于我们的晚餐。女友家附近的路,所以去程时我没有注意绕了远路。但回程时,我抬头看看她家就在街市的正左方,按道理,只要穿过左方的屋苑,就能直接回到她家。不过,女友偏偏顺着正前方的行人径直走,正正就绕了个U型大圈。

  「晓晓,走那边不是更快吗?通不过吗?」我好奇地问。

  「通不过!」女友的声音语调很决绝,我从未见过她如此反应。可能她也发现自己失态了,连忙小声道:「你不想陪我绕远一点吗?」当时,傻乎乎的我并没有留意到女友眼中闪烁着多么复杂的眼神,只知道她很大很软的胸脯又再次贴到我的臂弯上,于是,我满心欢喜地陪她绕个大圈回家做饭。

  吃过饭,看了一套不太有趣的喜剧,我们渐渐沉默起来。我不知道女友正在想些甚么,但我却不停盘算如何踏出第一步。女友首先打破沉默:「我洗澡去了…如果你不想洗澡,那就换上睡衣睡裤吧,舒服点…」我们各自洗完澡,坐在沙发上,我主动牵着她的手,把她拥入怀内。我们轻轻的亲吻着对方,她的手搭在我的腿上,而我则慢慢从腰间扫上她的乳侧。

  我们拥吻了很久,但我仍犹豫着可不可以把手伸进衣服里。没想到此时她在我耳边轻声的说:「傻瓜,你要摸我的T恤到甚么时侯呢?把手伸进来啊,笨蛋!」我怀着战战兢兢的心情,把右手伸进衣服内,当我的指尖触碰到她的腰间,一阵暖流传到我的大脑,我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。

  「你笨啊!我的腰很肥啦,不要一直停在这里!」女友娇嗔着。

  我依照着她的指示,把手伸到她的胸脯上。先是指尖传来胸围的触感,然后紧接而来的是一种饱满圆浑的重量。我隔着胸围不断抚摸,在脑海中模拟了她乳房的大小形状。她一直在我的耳边喘息着:「阿义,你可以用力一点的…我可以的…」我试着用力一点捏着她的巨乳,她不住发出娇嗔的声音,最后她脱掉我们的眼镜,把嘴唇深深印在我的嘴巴上。她吐出小舌,灵巧地钻到我的舌头下,然后绕着我的舌尖打转。我们的爱欲升至高峰,我把一直牵着她的左手也伸到她的T恤内,一双大手也掌握不了她一对浑圆的巨乳。我拼命搓揉着她的双峰,直至胸围也走了位,我感到她的乳头正在我的掌底磨擦着。

  「笨蛋,你快弄坏我的胸围了…」我留意到我们的嘴角还牵着一丝唾液。同一时间,女友伸手到背后解开了胸围的扣,「…现在我都是你的啦…小色鬼!」我的手绕到胸围底下,握着一对巨乳。我自然而然地把玩着她的一对乳头,轻轻捏着,挑逗着。女友的双臂则紧缠着我的颈项,深深和我拥吻着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我们的嘴分开了。我们不知怎地已脱掉上身的衣服。女友娇羞地用手臂遮挡着自己的丰乳和稍微有点赘肉的腰。那时我脑里一片空白,甚么都想不出来,只知道呆呆望着她雪白的肉体,还有从臂旁挤出的粉红色奶头。

  女友见到我一脸痴迷地看着她,她的脸垂得无法再低,用我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:「…我以前交过一个男友…不如…让我…服侍你…好吗?」「啥?」我的反应有七分是没听清她的话,还有三分是大脑还在亢奋状态,一时无法理解当中意思。

  女友让我躺在沙发上,替我脱掉短裤,也褪去自己的居家裤。她坐在我的身上,只隔着薄薄的内裤,轻轻压在我半软不硬的阴茎。她牵起我的手,放在自己的乳房上,让我轻轻地搓揉着。然后,她的下半身开始慢慢地前后前后地扭动,神秘凹陷的虚位在我的阴茎上撕磨,电流不住从阴茎穿过神经传到大脑,我感到我的肉棒慢慢胀大,正好填满那块神秘而迷人的凹位。

  「晓晓,我好舒服,好爽。我爱你。」我由衷地说出我的感受,原来有些事情来得比自己的左右手更好。

  「义,你有…套吗?」

  「有!有!在我银包里。」

  「你好坏…」女友甜甜一笑,然后走过去拿出安全套。

  她回来后,把我的内裤拉到膝盖上,我第一次裸着身子对着女生。她娴熟地撕开包装,把套子拿在手上,然后往我的肉棒一套,就这样,我人生第一次戴上安全套。

  「色鬼,你快点闭上眼,不要看着我。」我听话地闭上眼,我感受到她重新跨坐到我身上来,然后轻轻握住我挺拔的肉棒,温柔地套弄着。

  接着,一种异样的触感从龟头传来,一种压迫感,包围着我的龟头,我不禁张开眼往身下望去。昏暗中,我先看到的是一小撮整齐的阴毛,然后隐约见到我的龟头没入在女友的阴户中。

  「不要看哦!讨厌!不要看!」女友疯狂地嚷着,但我哪里听得进耳。我永远都记得我的肉棒完全没入女友阴户,彷如永恒的一刹。那种狭窄、紧致、绵密的触感,紧紧压迫着我的阴茎。

  当整根肉棒进入女友的阴户后,她就坐着不动了:「说了不给看!我不理你啦!」「对不起…是我不对,你不要生气嘛…」一时间我手足无措。

  「坏蛋!笨蛋!傻蛋!你自己也要动哦…」最后一句几乎是只看到两片唇在动。

  我像机械人一样,接到指示便慢慢往上挺,一下一下向上顶到阴户尽处。

  「嗯…嗯…坏蛋…嗯…嗯…」女友闭上眼,娇嗲地发出微微的呻吟声。不知何时开始,她的腰肢规律地扭动起来,主动迎合着我稚嫩笨拙的抽动。

  「阿义,你可以用力点啊…对…就是这样…不要停…再用力点…对…啊…啊…呀…呀…我有感觉了…好舒服…你好厉害…啊…呀…再快点…再用力一点…呀…呀…」我蒙懂地胡乱向上冲撞,竟然迅速地泄了。

  我以为女友会嫌弃我,没想到她温柔地趴在我身上,紧紧地抱着我:「阿义,我好舒服…好喜欢…我很喜欢你…我们再来吧…」那夜,我拥着女友,用男上女下的姿势,做了一次很美满的爱。然后,我们相拥而睡。

  翌日下午,我依依不舍地离开容木晓的家,在炎热的大街上走着走着。正当我痴迷地回味昨晚的温柔时,女友的那一句「…我以前交过一个男友…」,突然像利剑一样刺进我的心坎里。接着,整晚的片段像倒带般在我脑内翻腾。

  当时的我,只是介意着女友容木晓原来不是处女,介意着她到底有多少性经验。我完全没有想过去聆听她的过去,了解她内心的痛,最后我只能看着我的女友一步一步往深渊堕落。

  脱离处男人生的第三天,我还在纠结着女友容木晓不是处女的问题。她会娴熟地打开保险套,懂得替我穿戴。她用的是女上男下,主动骑着我。她到底有多少经验呢?我一直胡思乱想,躲着不见她,不与她约会。

  直到第四天晚上,我们三兄弟各自躺在床上,我终于忍不住和大哥弟弟商量。

  「你白痴啊?不是处女怎么了?人家还没嫌你处男耶!你这个处男还偷我的保险套!」大哥关仁怕吵醒父母,忍着笑意骂我。

  我弟弟关礼也插话:「你想要处女,找初中生才成呢。我上一个女友不就是高一的嘛,她多会口交呀!对了,你的女友有用手和口吗?太会的话才不行。」「没有用口。手嘛…稍为替我搓了几下,但还不如我自己来…那意思是还ok?」我回忆了一下。

  「别听阿礼的,听我说,相信自己,相信你的女友。她现在是你的,对她好点,好好爱她。」我上了大学后,很久没听过大哥那么语重心长的话。

  「还有要天天和她上床,增加自己的经验值,replace她的旧data。」弟弟笑着插话。

  然后,我整晚被哥哥和弟弟二人轮番耻笑调侃。

  大哥短短的两三句话让我茅塞顿开,我很爱我的女友容木晓,我为甚么要介意她的过去呢?

  接着的盛夏,我和容木晓渡过了一个温馨甜蜜的暑假。现在回想起来,这是唯一完全属于我们俩的时光。


  【完】